一生“危崖千窟游”—记93岁敦煌石窟保护专家孙儒僩 北晚新视觉
当前位置:主页 > 特种新票 > > 正文

一生“危崖千窟游”—记93岁敦煌石窟保护专家孙儒僩 北晚新视觉

  2018年3月27日讯,鹤发童颜,思维敏捷,笔耕不辍……93年的沧桑岁月,在孙儒僩身上似乎没有留下深重的痕迹。时光倒回71年前。1947年夏,得知“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招人,刚从四川省艺术专科学校毕业的孙儒僩怀着对莫高窟的憧憬远赴西北。迢迢四千里路程,整整走了25天,一路树木寥寥,黄沙漫漫。经过一个叫“甜水井”的地方,他掬起一捧水尝了尝,又苦又涩。

  那时的莫高窟几成废墟,积沙甚至高达四五米,封堵了窟门。作为研究所第一位建筑专业人才,孙儒僩开始测绘木结构窟檐、临摹壁画中的古建筑。“我们不讲工作时间,白天搞业务,晚上点个油灯练习线描。平时还要薅草、割麦子、喂牲口。”

  1950年,敦煌文物研究所成立,后专门设立保管组。孙儒僩等人清流沙、装窟门、封护岩体,尽量减少自然对洞窟的破坏,并对部分北魏时期洞窟进行了加固。“那时缺乏保护经验,但面对千年瑰宝,我们没有轻易动手,提出试验性加固,要求工程可逆。”孙儒僩回忆,当时他不仅要设计方案,还要参与施工。一块四五百斤的花岗岩只靠4个人搬。孙儒僩成为敦煌石窟保护先驱者之一,一干就是一辈子。其间,他还参与了榆林窟、西千佛洞、麦积山石窟、炳灵寺石窟的保护工作。

  莫高窟拥有4.5万平方米缤纷绚烂的壁画,但在孙儒僩眼里,洞窟意义分外重大:“壁画塑像的载体是石窟,石窟一垮,什么都没了。”他和同事们穷尽心力,让一方方石窟延年、屹立。半个多世纪过去,走在莫高窟,历年的加固工程随处可见,石头墙与自然融为一体。

  1993年,退休了的孙儒僩又被返聘,回到原来的岗位。“敦煌磨砺了我,我离不开它,这就是我的敦煌情节。”孙儒僩说。晚年的孙儒僩仍心系敦煌,将保护历程与经验凝结成文,出版了《敦煌石窟保护与建筑》等书籍。 2003年起,孙儒僩开始撰写回忆录,将久远的莫高窟往事,一代代敦煌人的治学、奋斗精神还原于世,激励后人。

  孙儒僩两次罹患癌症,耳朵也听不大清了,但精神状态仍好,记忆力奇好,莫高窟735个洞窟,哪个窟里有啥,都记得清清楚楚。孙儒僩去年做了白内障手术,手术未能成功,眼前常是重影,但他没放弃写作。去年8月,烈日炎炎,92岁的他拄着拐杖再赴敦煌,查阅资料构思论文。

  “我一生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石窟加固。奋斗基于对对象的理解认识,只有看到它的价值,才情愿为之付出。”孙儒僩说,在光耀千秋的敦煌艺术面前,自己非常渺小。莫高窟是孙儒僩一生的挂念。在他妻子、毕生致力于敦煌壁画临摹的艺术家李其琼去世后,孙儒僩写下一首词:“当年万里苦追求,相伴赴沙洲。宕泉坎坷寻梦,危崖千窟游。事未就,鬓已秋,伴西游……” 据新华社

  作为北京打造全国科技创新中心的重要举措,怀柔科学城的建设备受关注。今年怀柔科学城计划开工建设24个重大项目。作为项目开工的其中一项先期手续,完成项目地块的考古勘探,摸清地下是否有老祖宗留下的“宝藏”是必不可少的环节。为确保科学城项目顺利开工

  三周前,巴西国家博物馆被一把火烧地精光,文物全部毁灭消失,许多份历史被从记忆中被抹掉,失去了最宝贵的能够证明存在的证据。1937年,卢沟桥事变,战火未到,文物先行。许多珍贵文物同考古学者们一同去了祖国的西南边陲。在那段战乱的年代,他们没有一

  今年6月,箭扣长城二期修缮工程启动,记者曾赴现场进行了探访。如今,三个月过去了,修缮工程进展如何?昨天记者再次登上箭扣长城,发现覆盖在长城上的厚土和杂草树木已经基本清理完毕,恢复“一身轻松”的长城已经进入全面修缮施工阶段。尤其值得一提的是,

  记者21日从国家文物局获悉,今年7月至9月,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大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组队,在辽宁大连庄河海域开展水下考古调查工作,搜寻、发现并确认了甲午海战北洋水师沉舰——“经远舰”。这是继“致远舰”之

  卖家说的几百我忘了,反正我只带35块钱。最后那东西30块钱卖我,五块钱给我配了条挂绳。下公共汽车的时候,我的包掉地上,啪地一声。拾起来一看,那辟邪的物件已经摔为两半,一看断面,明明就是树脂,随手把35块钱的漏儿扔进垃圾箱。 作者:王小柔 城

  近年来,随着《鬼吹灯》《盗墓笔记》等畅销小说的流行,让大众对“考古”这个行业突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那么,真正的考古究竟是什么样的呢? 《考古的另一面》  作者:郑嘉励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郑嘉励,从1995年至今一直从事考古工作,

  看多了“盗墓”系列网络小说,难免会把考古学家跟盗墓者的角色混在一起,因为他们去的地方都一样,只是前者研究,后者趋利。我曾经问一位考古学者,下墓道的时候带不带黑驴蹄子,是不是在棺椁的一角点根儿蜡烛,被对方至少笑话了半年有余。而那些从棺木里渗出

  把时间拉回现在,一个特立独行的考古学家,罗伯特·凯利,放下探寻过去的考古铲,穿越到1万年后的未来,观察人类从600多万年前走向未来的历程,惊奇地发现了人类社会正处在第五次转折的临界点上,所有人都在参与一场前所未有的全球性巨变,人类社会正发生

  2018年5月29日讯,5000年前的中国什么样?昨天,在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会上,“中华文明起源与早期发展综合研究”项目发布最新成果:在距今5000年前,我国黄河、长江中下游以及西辽河等区域已进入文明阶段,出现了国家,进入“古国时代”。据

  2018年4月22日讯,雨润京城,这个双休日,本市迎来今春第一场强降雨。一群国内知名考古、城市建设规划等方面的专家冒雨来到京东平谷,在这里谋划一件大事…… 这件大事的根源,最早可追溯到史前新石器时代…… Δ专家们在北埝头遗址现场展开讨论。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


上一篇:山东24列火车票打折 济南机场购物实行同城同价
下一篇:特种部队》迎七夕 新官网论坛齐上线

Copyright © 中国邮政集团集邮爱好者协会www.chirapost.com 2004-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产品支持: 国家邮政集团 | 中国集邮总公司 | 中华集邮联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