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新猴票 又错过实寄封
当前位置:主页 > 纪念盖销 > > 正文

错过新猴票 又错过实寄封

  我打小就跟邻居几个大点的孩子学集邮。那时的集邮可不像现在只藏新票,而是专集盖销票,即从寄来的信封上,将盖过邮戳的邮票剪下,浸入脸盆里的清水中,洗掉邮票背面的浆糊,再粘在光滑的玻璃上晾干,然后放进集邮册里。我一直以为这才是真正的集邮。如此断断续续集了十多年,因为收到的信封有限,所以集到的盖销票也不多。

  不料到了上世纪80年代风云突变,大家直截了当买新票集邮了。固执的我转不过弯来,仍然坚持原先的做法,因此也就错过了“金光闪闪”的猴票。尽管我后来同样随波逐流开始买新票,尽管不敢追涨猴票(数年前任何时候买进猴票都被时间证明是正确的),但我没什么好后悔的。怪只怪自己眼光不远,与猴票无缘分。

  都说生活喜欢捉弄人。我不想猴票,那宝贝却自找上门。十年前搬新家,我从一只旧纸箱中整理出一大包旧信封,仔细翻看是已故的祖父当年寄给父亲的信件。巧得很,其中有一只信封贴的正是猴票。在我的集邮册里,第一轮生肖邮票(均是盖销票)独缺一枚猴票,所以我不假思索按老办法一剪刀把猴票给剪了下来,配齐第一轮生肖票。当时还颇为得意。

  随着拍卖兴起,我猛然发现上拍卖台的实寄封都比纯粹的邮票(不论新旧)贵很多。请教老手后方才醒悟:原来邮票贴在信封上盖个戳,经过邮局这么一传递,其价值远远大于没有邮寄的。就拿猴票来讲,目前一枚新票一万元出头,而如果是实寄封且品相完整,3万块也不止吧。30年前想到整版收藏的已经很少,能用猴票寄信并保留实寄封的更少。即使收到过,估计绝大多数像我一样处理掉了。

  待我明白过来已悔之晚矣。这本来是等于远在天堂的祖父留给孙子的一笔财富,却让我的无知亲手毁了。好比是刚“得到”又马上“得不到”,心痛得恨不能扇自己两个大嘴巴。伤心的我从此不再集邮! 徐鸣


上一篇:家里老人收藏留下的旧钱币、旧邮票有收藏价值吗?
下一篇:纪念白求恩援华80周年——新时代白求恩精神延安行”活动在延安大

Copyright © 中国邮政集团集邮爱好者协会www.chirapost.com 2004-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产品支持: 国家邮政集团 | 中国集邮总公司 | 中华集邮联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