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70末的集邮成长经历-有感触有多少是同龄的?
当前位置:主页 > 纪念盖销 > > 正文

一个70末的集邮成长经历-有感触有多少是同龄的?

  我在一个南方小城市长大,父母是普通工人,再往上溯一辈是农民,所以没有任何集邮家传,完全是自己一点点积累、摸索起来的。我初涉邮票是在小学二年级左右,当时我舅舅刚退伍回来,他特别喜欢我,就把自己当兵时积攒的200多枚JT信销票都给了我。现在回想起来,有西厢记、白国歌、奔马、脸谱、拱桥等等。当时还没有集邮簿的概念,我把这些邮票夹在一本软皮抄里,没事就爱向小伙伴显摆,结果出事了。有一次,一个小伙伴到我家里做作业,做到一半别的小孩喊我出去玩,于是我就出去了,后来回来时小伙伴还在家中。那时大家住的是家家户户挨着的平房,邻里关系特别纯朴,那天因为没有拿出邮票来看过,所以压根没往那方面想。过了一段,想向别的小朋友显摆时,发现找不着了邮票,结果还挨了爹妈一顿骂,只好自认倒霉。过了大概半年多,有一天我去这个邻居小伙伴家里玩,发现他家墙上密密麻麻贴了一墙壁邮票,和我丢失的一模一样。我当时就质问他,但那个小孩咬定是他家长辈给他的,重样也很正常。我这个人小时候笨嘴笨舌的,又没有什么过硬的证据,只好悻悻然离去,以后就和这个小孩绝交了。后来我想,那天那个小孩肯定是中途把我邮票拿出来带回家(因为之前他在我家看过邮票,知道我放在哪里,而且又没有上锁),再返回来做作业的。过去很多年了,倒是没什么什么可记恨的,只是可惜他把邮票当墙纸,实在暴殄天物。我初涉邮票,就这样以遭到毁灭性打击而收场。

  小学三年级时,在一些高年级同学带动下,我开始正式踏上集邮的道路。我家所在的小城虽然是个地级市,但没有什么正经邮市,只有一个卖邮票的邮局营业所,门口有时有几个老头摆摊。那里离我家有4公里左右,走路单程1个半小时,那时没有公交车,我家里也没有自行车,我去邮市通常是周末和爸爸妈妈上街时,或者就找几个集邮小伙伴一起去,来回都靠两条腿,路上还舍不得买水买冰棍。现在的小朋友生活条件太好了,可吃不了我们那时候的苦吧。

  我集邮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及时买猴票。80年代中期我父母的月工资才40-50元,每个礼拜能给我1到2元钱已经很难得了。我拿着这笔钱初到邮市,一心只想花最少的钱买最多的邮票。第一次看见猴票是在邮局门口老头的集邮本,价格是8元钱,我当时吓了一跳,觉得老头凭什么卖那么贵,涨了100倍呢!而且这个红扑扑黑乎乎的猴子也不好看。邮局的玻璃柜里也放着猴票,但就是不肯8分卖给我,说那是展品,我于是把每周2元钱都拿来买邮局平价出售的2毛8一套的人物票了,什么贺龙、朱德、董必武、林伯渠,还有什么农动会、今日农村、社会主义建设系列啊,前后买了一大堆。花的钱加起来早超过8块了,可惜就是没有买猴票。到90年代中期,猴票涨到200多,到2000年前后,邮市低潮时到过1500,却一直没买,眼睁睁看着它一路跳过4000、5000、8000、10000的坎,总觉得那是瞎涨上去的。后来涨到12000了,看样子还有涨的苗头,担心一辈子也买不起猴票了,虽是工薪阶层,却也咬咬牙买了。可自打买后这猴票就再也涨不动了,反而往下掉了些,只能怨自己从一开始就犯了战略性方向错误。有时和爹妈聊天时,还会开玩笑似的抱怨几句,问他们当年为什么不知道买几张猴票。爹妈说,那时候的钱根本就不够花,小时候想给你多买点肉补补身体都发愁钱从哪来,又是庄户人家出身,哪懂什么集邮,又哪知道以后会卖那么贵?你这叫事后诸葛亮!

  呵呵,话说的既有理也没理。为什么呢?因为我妈一个同事,也是工人,可是人家就有眼光,在原始成本极低时买了上百枚猴票,留到后来,给他儿子在当地买房和娶媳妇的钱都是从这里面变出来的,那真叫有战略眼光啊。再说了,老爸你那时整天迷着钓鱼,买自行车的钱,买渔具的钱,加起来可也不少了吧。当然,做子女的也不能和爹妈太较真了。

  早期集邮比较有成就感的,是前后历经十年,集齐了一套齐白石小票,里面新票、盖销、信销都有。要知道,最早时我既不懂志号,也没有任何工具书,完全是凭着感觉风格相似,在小地方沙海拾贝一般慢慢凑齐的,直到现在我仍然喜欢这种集齐的乐趣。这是土豪们一掷千金所体验不到的穷人的快乐。还有一套邮票是西游记,是初二时爸爸第一次带我出远门,在上海南京路上的邮票公司门口买的,现在仍留在我的邮册里。说来挺神奇的,在我参加工作之前,老爸带我去过哪些重要城市,那里都会和我后来密切有缘,比如上大学、工作、成家。

  1988年那次,我刚集邮一年,当时国人缺乏投资渠道,所以炒邮票成了人们发财的一条捷径。记得国家发行了巨量的龙年生肖、熊猫等邮票,把这波热潮打了下去的。到整个90年代前期,邮市都是半死不活。那个阶段的邮票,如毛竹、龙门石窟、民主人士等,在我看来都也是丑的要死,比起早期JT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真不知中国人民邮政是吃什么撑的。

  读初二时,我用从牙缝里剩下来的钱向班上一个同学买了一套奔马,印象中花了20元,比市场上便宜几块钱,是这小子从他老爸的集邮本里拿出来换钱花的。对这样家里条件好又败家的家伙,我这种屌丝真是羡慕妒忌恨样样心态都有啊。过了一个学期,这小子居然又来找我,要我把邮票还给他,他原价还钱给我。我很喜欢这套邮票,自然不愿意,可他说他老爸发现了,邮票拿不回去就要揍他,我一听就心软了,加上我是学习委员,要关心帮助同学,所以这套奔马在我集邮本里暂住了一个学期后又奔了。后来听别的同学说,是因为这套邮票涨了一倍,这小子反悔了,于是找了个借口向我要回。哎,难怪从小到大老师都说我是个老实的好孩子呢。

  不光老实,其实还很内向胆小。记得1988年发行了三国第一组,小型张叫千里走单骑,当时很热门,3元面值转手到市场上就能卖十几块。那一年我用一套抗美援朝纪念的新票和一个比我大的小孩换了他的邮票预订证,办那个预定证大概要5块钱,和那套邮票价值差不多。有了预订证,就可以平价买当年的邮票了。可是我拿着预订证,到了邮局门口却不敢进去,壮起胆子走到柜台上,还是没敢说我要买邮票,因为我怕邮局卖邮票的阿姨说,这个预订证不是你的,你是坏小孩,我要告诉你父母和老师。其实这个预订证是无记名的,售票员只认证件不认人,而且用今天的观点来看这个预订证的所有权已经让渡给我了。邮友们可能觉得楼主我当时太胆小了,但那种紧张甚至恐惧确实无比巨大,现在想来仍印象十分深刻,并为之羞愧。我的内向可能与我父母过于严厉有关,他们对我期望很高,但是没有在家里创造宽松沟通的环境。我有什么心事、困惑都不敢和他们讲。包括我的青春期困惑焦虑。初中时喜欢上一个漂亮、成绩好的女生,她的眼神和笑容常带给我电流流过心脏的感觉。但我不敢告诉父母,也不敢告诉她,因为怕被别人说是坏孩子,怕被父母训斥。现在这个女孩早已作他人妇、做他人母,我的心里始终对没有向她告白感到遗憾。如果有机会碰到她,我想我会告诉她,那时全班成绩最好、又最老实的那个男生喜欢过你,这句话他等了二十年,只是想告诉你一声。对了,那个预订证在那次失败的邮局经历之后被我扔了,那件事带给我的是记忆深处的憋屈和挫败感。(感觉就像是在说我)

  1994年,我已经在读高中,那时考大学的压力很大,觉得集邮没啥意思,看着邮册里那一大堆不值钱的低端丑票,想到猴票越来越贵,心里更堵,就把一多半邮票送给了某个死党,回报就是放学路上他请我吃了几次烤串,打了几回街机。我想,以后集一些精品欣赏就行了。当然,那时候心里的精品也只是老头地摊邮册里一些74-82的JT而已。

  1997年,我已经在南方一所美丽的城市上大学了。那一波集邮热是由香港回归题材带来的,记得一个金箔张的邮折最高炒到上千,桂花无齿也卖过很高。红军邮也很火,很短时间就从十几块涨到200一张,上海浦东小型张也涨了十多倍。基本上谁能拿到货,一夜之间就会财富翻几番。大学时我对集邮已经不太关注,在这股疯狂的热潮搅动下,又开始关注起来。当然,这么高的邮票我也买不起,直到邮市退烧,金箔张掉到150元时才买了一套,结果后来还一直掉,好像最低掉到过30左右,还是买亏了。

  2003年,邮市处于低潮的谷底,我在上海读研究生毕业前夕,正是非典肆虐期间。闲着无事,我跑到卢工邮市,买了不少邮票。那时我女朋友已经工作了,还给我汇了一些钱赞助。但那次我又犯了方向性错误,买了一堆盖销票和低端JT票。当时猴票跌到1500左右,老板极力推荐我买,说现在的价格很合适。我还真动心了,但是可惜邮识不够,挑了好几张背后都有黑黑的油墨,而我当时的理念是背后雪白才是好品相,所以怎么都不满意。老板告诉我,真猴都这样,没有油墨反而可能是假的或者非全品,我心里怎么都不信,越看越觉得老板像奸商,又怕说错话误伤人家,就含混其词说钱没带够云云。回想起来,真想抽自己几个耳刮子。不过当时还是买了几套不错的邮票,一个是非典小版张,30元买的,一个是四五计划,花了300多,总共花了2000多元,可惜没有全用来买非典,要知道2011年时小版曾经涨到2900元,按近80版算总数能达到20多万呢。那段时间邮市门可罗雀,邮商见到客户上门都热情得很,2003的版票现在都不便宜了吧,那时你想要哪个位置,老板就给你撕哪个位置,一套都给你破版,绝对把客户当上帝。话说回来,要不是那时侯破了那么多版,加上后来邮政销毁,2003版票也卖不到今天的价。

  2004年起,我来到北方一个大城市工作,后来又在这里安家。我多次到中国最大的邮市--马甸邮市逛,看到那里成版、成盒、成包的邮票,有些品种随便拿出几套都能让我们这些小伙伴目瞪口呆,每逛一次都受打击一次,觉得集上十辈子也赶不上人家。当然,只是说笑,集邮本来就是以鉴赏和陶情为目的的,谁还去和别人无聊攀比?又不是小时候刚集邮时那么肤浅捏。这一阶段,老百姓的投资渠道越来越多,金银币、纸币、股票、房地产、古玩、普洱茶、翡翠、期货……你方唱罢我登场,个个都比邮票高端大气上档次,加上人们写信寄信越来越少,不争气的中国邮政整天又只会瞎折腾,所以这一波邮市低潮也持续得特别长,直到2007年以后才慢慢起来,前后大约用了10年。这一阶段比较遗憾的,是因为工作忙以及想攒钱买房的原因,没怎么买邮票,也没有买纸钞和金银币,结果到2010年邮市大潮,偏偏赶上贵的时候买了不少,到最近一轮邮市低潮来时,屈指一算亏了不少,还好自己只是买一两套收藏,不至于亏太大。现在不少集邮者都追厂名、色标,还有什么厂名十珍之类的东东卖出天价,一套奔马全红色标也是吓出人心脏病,但在之前这波低潮时,厂名还没那么热,一般比裸票贵50%到一倍吧,色标好像没多少人玩呢,我现在一些JT票带色标的,都是这个时候无意中买的,没加什么钱。这个时期出糗的事,就是我不懂老纪特的原胶,买老纪特时专挑背后白的买,有自然发黄的都不要,结果买了一些洗胶票,放过了真正的原胶好品。买盖销票也不懂顺戳,老板拿出几套票让我挑,我就每一张都找戳最轻最淡的,不光自己邮册里几套老纪特六珍都不顺戳,还把老板的顺戳毁了好几套。幸亏那时是客大欺店,不像现在马甸的老板们很多眼睛向上,否则都要当面被老板给鄙视死了。至于现在的什么二胶、下水、药水、修补、编造票,那个时候是比较少的。只能感慨世风日下,本来集邮队伍就日益萎缩,现在又出来一堆幺蛾子,不是更让人们对集邮望而却步吗?幸好还有集邮吧这样的平台,让人多少还感受到集邮本线年开始,我的集邮兴趣逐渐转向外国雕刻版。起因是集中国邮票遇到了很大的瓶颈,高档的文革、纪特集不起,JT又没有什么挑战。这时我已经尝试分类集邮,想拓展一些同样题材的藏品。因为上了几回外国邮票吧,所以对外国票开始感兴趣,试着从某宝上买了几套。平心而论,法国及其属地、奥地利、摩纳哥、北欧三国、加拿大、甚至日本的雕刻版水准是很高的。比如法国的名画和旅游风光系列、加拿大的高值动物系列、日本的国宝系列都非常精美,设计、艺术和印刷整体水准我认为要高过我国,如论雕工,黄山、金猴其实比不过这些国家。当然,老纪特和早期JT的艺术水准、民族特色还是值得称道的。我推崇和喜欢老一辈设计者如孙传哲、刘硕仁、卢天骄、万维生、陈传理的作品,他们是我心里的丰碑。至于今天挑大梁的王老虎,应该说这些年他也设计了一些精品,但总体感觉雕琢的匠气偏多,在一个没有大师的年代里冒了出来而已。国外一些名家,如斯拉尼亚、莫尔肯、马丁莫克、阿尔贝森等,也是如雷贯耳,2012年北京国际邮票钱币展览会时,听说有马丁莫克在,我还专门买了邮票请他签名。前前后后我买外国票不知不觉也花了很多钱,发现外国票原来是一个更大的坑,雕刻版是集不完的,所以去年开始我又重新把兴趣转回中国邮票。这一段经历我并不后悔,因为它为我打开了一个集邮的新天地,让我对邮票的欣赏和理解有了较大的提高,算是旅途中一段风景吧。

  我买邮票早期主要在邮市,后来懒得跑路,主要转到网上,特别是编年里面新发行的喜欢的邮票,直接在某宝上买。主要有几种途径,都有上当交学费的经历,我觉得把自己的经验说出来,或许对朋友们有所帮助。

  某bay完全靠买家自己的水平了,但根据我这两年浸淫某bay的经验,想要捡漏的几率很低,因为越来越多的中国买家都上来了,有时互相抬价导致价格还高过国内的。某bay的几大缺点,第一当然是外语门槛了。好在现在有google翻译,哪国语言都能翻,只是翻译效果……呵呵呵。朋友们可以试着上某贝德国、某贝法国网站搜索,也许会有和美国网站不同的收获。第二项缺点,是邮件丢失概率大,主要是国外发往国内的,搞得很多老外直接限制中国买家。我碰到的概率是100封邮件丢失5到6封,可能还算概率幸运的,有时老外认赔有时我认赔。寄给老外的也有丢失的,就不知道是不是碰上人品不好的老外了。总之国际挂号信安全性有限,旷日持久,又不像国内挂号信那样便于查询。什么?好像有吧友说寄国际特快,哦,那邮费可是100多人民币一封呢。连国际挂号平信都让我肉疼了,每次某bay中标,邮费少则2美元,多则15美元,这两年邮费都去了好几千了,这绝对是某贝交易的一 大罪状了。

  另外某bay的品相描述完全由卖家自己说了算,比较客气的是有黄斑的也算MNH,离谱的是卖假票。我上过的一次大当是花$5000买了一张梅兰芳小型张,当时刚上某bay没多久,老想着从老外那里捡漏,看到卖家的好评率100%,地址在加拿大,心想老外应该还没学会国内这套造假术吧,于是就盯上这件邮票,但最后时刻被别人$8000秒杀了。本以为就这么算了,结果几天后卖家给我来邮件,说这件商品价格超过某bay允许的上限,交易取消,出价最高的那个不打算要了,问我有没有兴趣,愿意出多少。我头脑一发热报了个5000刀

  ,以为这么一把大刀肯定人家不会同意,没想到人家竟然同意了。其实我要是理智点,都不会相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人家又不是傻瓜,现在国内外价格基本上是透明的,而且对方在邮件里说不能退货,总之疑点多多,但我当时真是--嗯,利欲熏心了。然后我直接通过某pal付款过去,过了不久拿到小型张,邮件的地址显示是台湾寄出的。我问对方怎么地址变了,对方说自己原先是台湾人,后来移居加拿大,很多邮票还放在台湾由家人保管,我觉得言之在理,也没太多起疑心,还觉得品相很好,回了封邮件表示感谢。因为我没有真正过手过真的梅兰芳小型张,对老纪特的背胶、对于影写版的研究只是看看网上资料,没有行家指点过,也没有装备高倍的放大镜等工具,所以被人卖了还帮人家数钱呢。这哥们一看原来是只大白羊啊,一不做二不休,又给我发了一套梅兰芳无齿厂铭四方连的图片,只卖我2万刀,问我要不要。这么大一笔款子对我可是天文数字,心想我祖上也不可能突然冒青烟,天上掉馅饼砸到我两次吧,所以留了个心眼,拿着梅兰芳小型张到马甸去请教,结果当然是心里拔凉拔凉的。

  回到家马上向某pal投诉,结果对方还振振有词,说他认为这就是真的,还出示我的邮件,说我同意过不退货,还表示过对邮票满意,等等。某pal方面要求我出示权威机构的鉴定证明,于是我千方百计找到中国邮票博物馆,鉴定室专家说这种事情见得多了,前两天还遇见一个呢,鉴定了也没用,骗子早跑了,劝我就当花钱买了个教训吧,云云。

  我可买不起这么大一个教训,缠着他们给我出鉴定,结果人家提出要按照正品20万的价格的5%也就是1万块收费,奶奶的不就是写张纸盖个章竟然要收这么多?!专家难道眼里也只有钱吗?我逼得走投无路了,通过朋友关系辗转找到博物馆领导,后来人家还是免费出了一个鉴定,上面写着鉴定为假,是扫描打印加刷胶的仿品。所以在中国还是要朋友多好办事啊。

  本以为有权威鉴定总算行了吧,可是鉴定扫描件发过去,某pal却不认可,因为不符合某pal的文本格式,我又去找博物馆专家,人家说我们的格式就是这样的,对方不认我也没办法,反正不能给你再出一份。估计专家是白干一单活,心里也不痛快吧。好说歹说,专家同意在某pal客服打电话询问时给予明确解答。没想到不久某pal又发了封邮件,告知我没有拿出有效证据,纠纷处理期限已到,我game over了,一问才知道专家在接电话时总是含含糊糊,不肯说邮票哪儿有问题,只说鉴定书上的意见就是我们的意见,某pal客服问他姓名时专家也不肯说。某pal问我这样叫我们如何采信你这份鉴定?这时候我觉得已经逼上绝路了,好在某pal这时已经把我这个case给挂上号了,客服给我出了个主意,只要找到任何一家邮商,有名有姓盖上章,写明依据就成。想来想去,哪里邮商多啊,还是去马甸吧。好在这次运气很不错,碰上了一家很热心仗义的老板--于老板和郑大姐。他们告诉我,这种版本是安徽某地出的,场内也有人卖过给不懂行的,台湾人最喜欢拿着这种假版本上某bay卖,以后别上某bay买贵重东西了。于老板和郑大姐很痛快地给我出具了鉴定,并谢绝了我的红包。这让我充满感动,同时也感到庆幸。

  不久,某pal方面表示认可我出具的鉴定,但是卖家坚持那是真货,要求我寄还东西之后再退款。于是第三次考验到了,我的航空挂号信过了足足过了一个多月,还是没有任何消息,对方也彷佛失踪了。因为不是特快专递而是航空挂号,所以邮局的系统也查不出即时状况,只能查出某月某日离开北京空港,我只好填了国际邮件查单,耐下性子等台湾方面的回单。又过了一个月,台湾的回单终于到了,显示邮件已经妥投,卖家收到了邮件。终于,我要说终于,某pal从卖家注册的银行账户上强行把款划走退给了我,5000刀终于回到了祖国他爹的怀抱。从付款到退款,前后大约经过3个多月。

  这件事告诉我们,不要轻信天上掉馅饼。面对自己的利益,特别是要命的大钱钱,一定要坚持到底,哪怕一线希望。还有,要感恩帮助你的人。同时,也要表扬某pal, 他们的服务虽然有时比较古板,但还是很专业、为用户着想的。后来还遇到过几回不愉快的某bay购物经历,都得到了某pal的热情服务。相比之下,某bay的服务则不怎么地,我遇到的问题一般都是解决不了,要么就推。所以我对某bay的感觉始终不太好。

  第二类,某宝。好处是便宜,因为省去店铺费用,所以比马甸便宜,最大的问题是二胶票、药水票多。有些卖家,别看钻高,评价高,真的假的难说。今年上半年,我曾经在一家*方寸收藏的店铺看上了老纪特六珍,因为对某bay心有余悸,所以想在国内买会比较安全,而且这时眼力也比那时有所提高了,经验是财富啊。这家店铺好邮票很多,评价也很高,邮票从照片上,真叫胶白润亮(后来估计可能是盗链一颗灰尘上正票的照片),让人心动,价格更是比一颗灰尘上便宜一小半,让人明知道可能有问题却不甘心。我也是保着试一试的心态,买了一套黄山,店主再三跟我保证是原胶全品,绝非二胶,自家有特殊渠道所以卖得没有水分。等拿到手,用高倍放大镜仔细看,很容易看出是二

  胶。我很气愤地质问对方,他们竟然说,这个价格怎么可能买得到原胶呢,你自己用脑子想想也知道,谁叫你想来赚我家便宜来着!对这种无耻卖家,我都懒得动气,直接表示提出投诉,对方只好乖乖退款。我在集邮吧上,曾经看过一些邮友展示的绝品纪特,胶白的像雪,亮的刺眼,却没有精糊胶那种自然的微黄温润,我是存疑的,但自己眼力劲还是不够,只能提个醒,希望大家买高档票时多留点心,牢记首先对自己的银子负责,毕竟无耻骗子实在太多了。

  第三类,一颗灰尘网,邮友们很多都上过。好处是一般不敢卖假货,特别是几个斑竹和大卖家的票基本上还是有保证的,缺点是质高价也高,适合追求极致品相的有钱人。当然,里面也是良莠不齐,因为品相问题、丢件问题导致买家卖家吵架,路人围观的事情也出过不少,捐款跑人的也出现过,。哪里都没有净土。

  第四类,邮票市场,如马甸。优点是当面验看,可信度较好。缺点是价格比较黑,卖你时按照《邮声》售价,收你邮票时,给你挑无数毛病,哪怕一分钟前还是从他这里买过去的,起码要比你在某宝上卖价砍去30%。碰到完全不懂又打算拿家里邮票还钱的,几个人一拥而上,连骗带蒙,给你个地板价。这种场景我在马甸见过几次。而且有些商户对散户、小户爱理不理,一套两套都不愿卖,用户体验极差。现在马甸的药水票、二胶票、涂改票、拼接票也不少,如果碰到价格便宜一大截的,很有可能有问题,但一般买家又很少带上紫光灯、高倍放大镜上马甸的,那样卖家多半不给你好脸色。我在某家比较熟悉的商家就买过二胶,只是当时还不懂,后来就再也不到那家去了。马甸还有一景,就是在钱币区,好多店家的伙计,不管男女老少,手上都会拿着刀片、彩笔,干嘛呀?刮涂、上色呗。一张又脏又旧的纸钞,在他们手里,会变成又平整又干净的新潮,不是行家分不出来。收藏品的水太深了(当然,和古董作假比起来简直不是一个档次的),地球太危险了,我们还是回火星吧。

  这些年,因为出差的缘故,我到过德国、台湾、香港,期间也抽空去看过那里的邮市。德国去过法兰克福和科隆,但是时间匆忙,没有看到什么规模较大的邮市和邮商。但德国回流邮票在国内还是很有名的,还希望去过那边的邮友们指点指点,以后我再有机会去德国时可以少走弯路。台湾我去过台北的牯岭街邮市,一条小巷上有几十家,人气不是很旺,里面连四皇图和十八宝都很少,据说都被大陆人收走了,大陆早期的好邮票更是见不着。真是三十年河东河西,大陆人现在比湾湾有钱啊,早日回归祖国吧。香港邮市,在我心中也是如雷贯耳的,主要还是因为受当年香港猴王名气效应。但去过旺角的一家据说比较大的邮市后,大失所望,一栋4层的老楼,大约有百来家店铺,里面又旧又小,像是老上海的感觉。下午2点多去的,是香港人营业的主打时间,开门做生意的不多,邮品很少,卖价比国内的贵不少。数来数去,还是国内的马甸、卢工规模大。伙伴们建议以后别想去台湾香港捡漏了,根本就是无漏可拣啊。

  集邮只有向青少年普及,才能一代代延续下去。现在集邮爱好者越来越少,和中国邮政的圈钱思路、积弊丛生的发行模式有直接关系。当然,亮点也值得肯定,编年票这些年还是出了一些精品,不能单纯以价格论品质。大师们已经集体远去,新来者要端正理念,以集邮者为本,不要贪心过度,还是可以向人家摩洛哥、瑞典等国学习的,虽然国内外都很少寄信了,但世界各地的爱好者很认这些国家的邮票。

  我手头的邮票现在有好几本了,虽然不值什么钱,但它们是我成长路上的朋友,在没有互联网的年代给了我很多知识,丰富了我对美的理解,是我人生经历的一种见证。将来我想把它们留给孩子,让他去了解邮票图案上的故事,以及邮票背后他老爹的成长故事。这应该是传承记忆的一种方式吧。我家的小朋友今年4岁了,特别喜欢火车。两岁时最爱看动画片《北极特快》,最喜欢的歌是《火车向着韶山山跑》,最喜欢的玩具到现在还是火车模型,画的儿童画也是火车题材。我给他收集了国内外各种火车的雕刻版邮票,他很喜欢,每次都愿意和我一起欣赏,还要强着和我一起整理邮票。当然,摆弄好一点的邮票时,绝对是不可以让小朋友上手的,防水防火防小孩嘛。回顾自己集邮的经历,有时都要羡慕小朋友怎么就有一个爱集邮的好老爹呢,比我老爹可爱多了,以后可不能当败家子哦。革命自有后来人,这邮票的故事,将来就让小盆友来续写吧。


上一篇:老辈儿集邮迷呼唤“新生军
下一篇:信销票收藏 N+吗

Copyright © 中国邮政集团集邮爱好者协会www.chirapost.com 2004-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产品支持: 国家邮政集团 | 中国集邮总公司 | 中华集邮联合会